您当前的位置 :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知识产权网  >  辽宁动态

不仅要有创意设计更需有文化之魂

2018-08-16 16:08:07  来源:辽宁日报   

  赫图阿拉城内满族民居。

  叶赫满族镇的叶赫古城遗址。

  叶赫满族镇的康熙井遗址。

  □辽宁日报记者/高爽

  核心提示

  作为满族的发祥地、聚居地,在东北地区,满族特色村镇数量占到了全国满族村镇的2/3以上。打造具有满族特色的历史文化名村名镇,既有可能成为东北地区新型城镇化建设的特色之一,也将成为发展文化及旅游产业的主打品牌。也正基于此,拥有一支既了解满族历史与文化特色、又懂设计的复合型创意设计人才队伍就显得极为重要。

  8月12日,在吉林长春举办的国家艺术基金项目“东北地区特色历史文化名村名镇创意设计人才培养”刚刚结束了为期35天的集中培训。

  从名称上来看,这是与城市规划和城市设计相关的艺术设计人才培养项目,为何却落在了吉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对此,项目负责人、吉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孙明这样解释:目前,东北满族特色村镇的规划和建设不能令人满意,其原因主要在于缺乏对满族历史文化的深入了解和挖掘。而这种“不了解”以及导致的“不重视”,其实还广泛存在于村镇的管理者、文化和旅游等相关产业管理者甚至每一个普通村民的意识里。

  拥有丰富民族文化资源的东北满族村镇如何走出一条特色建设之路?记者就此采访了参与这个项目的多位专家学者。

  三种形态的东北满族特色村镇

  东北是满族的发祥地、聚居地,长期以来,满族民众在此生息繁衍,形成了大量具有历史性、民族性、地域性特征的满族特色村镇。当前,东北满族特色村镇数量达100多个,占全国满族村镇的2/3以上,这其中就包括了辽宁抚顺新宾满族自治县永陵满族镇、吉林四平市叶赫满族镇等一批历史文化名镇,以及长白山最后的木屋——锦江满族木屋村等少数民族特色村。

  满学学科是吉林师范大学着力建设和打造的优势特色学科,孙明对东北满族特色村镇建设的关注早已有之。他介绍说,东北是满族的发祥地,满族文化的普遍存在与历史上满族社会变迁有关系,在不同地区满族文化也有集中与分散之别,不同层面表现的满族文化特征也有所不同。

  归纳东北地区现存的满族特色村镇的类型,按各自发展特点和建设的侧重点,孙明将它们主要分为历史古迹型、民俗文化型、历史与文化综合型三类。

  历史古迹型村镇:主要以历史古迹为依托,辽宁、吉林的满族村镇属于这个类型的居多,如四平市叶赫满族镇、辽宁新宾永陵满族镇等。

  民俗文化型村镇:几百年的发展,使满族社会留下了具有民族特征的民俗文化。东北很多满族村镇继承、保存着具有浓厚满族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像满族传统的音乐、舞蹈、服饰、工艺品、文学作品以及婚嫁礼仪、民族食品、民族体育与游戏等民俗风情。比如吉林省长春市莽卡满族乡的石氏家族祭祖习俗影响广泛而深远,是满族家族祭礼中形式和内容保存最为完整的习俗,在国内外影响广泛,成为各国民族学、民俗学、宗教学、民间艺术学等方面专家的研究焦点。

  历史与文化综合型村镇:这是东北满族村镇的主导类型。比如吉林市乌拉街满族镇,乌拉街历史悠久,属于海西女真扈伦四部,现存很多具有浓郁满族风情的街巷。再比如黑龙江省五常市拉林满族镇,是由乾隆年间京旗回屯形成的聚落发展而来,除了清代的建筑遗址外,还保存了满族大秧歌、满族珍珠球、京旗大鼓书等一批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结合各自特点,突出满族文化主体,突出对历史遗迹的保护和满族文化的传承,应该成为各类型满族村镇规划的主要方向。”孙明说。

  特色村镇建设中的几大突出问题

  这些年,孙明考察了东北众多满族村镇的规划建设情况,他得出的结论是:“在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大背景下,满族特色村镇得到了长足发展,但因人才匮乏及人们认识不足,使得这些村镇在规划设计上问题十分突出。”

  这些问题主要表现在:对历史遗迹的保护还不够,有些遗迹遭到破坏。因满族史、满族村镇形成史、满族民俗文化史等历史文化素养的缺失,特色村镇的景观规划和设计中即使有新的创意,也常常出现设计形制单一、满族文化符号混用、满族元素表现不足等情况。

  所谓设计形制单一,其实就是近年来经常被人们诟病的千城一面问题,这一点在满族特色村镇上的表现同样突出。孙明说,东北各地的满族特色村镇都是在满族文化的不同发展阶段形成的,就以最具代表性的叶赫镇和永陵镇为例:叶赫镇因明代扈伦四部中的叶赫部所在地而得名,叶赫古城是叶赫镇重点推介的历史古迹,包括东城、西城、珊延府城这三座古城遗址,现都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此外,还有清代的京师大驿路遗迹、康熙东巡时留下的康熙井遗址。永陵镇分布着清朝前期的文物古迹,具有浓厚的历史文化气息,后金赫图阿拉城和清代永陵是镇内著名的历史古迹,永陵是清朝帝陵中营建时间最早的建筑群,至今仍保存原貌,号称清朝关东第一陵。前者是明末清初时期形成的,女真文化的信息比较明显,而后者则是在清入关前一段时期形成的。因为发展时期的不同,这些村镇在历史遗迹和民风民俗上都有差异,可现在往往雷同。而在另一方面,各个村镇对满族文化内容的表现又呈现出单一性、分散性的状态,各自孤立,看不出彼此之间的联系。

  “至于满族文化符号的混用与错用,更是比比皆是,很多地方的景观标识上没有满语,使得民族文化元素得不到充分表现。”孙明说。

  决策者和规划设计者对自身优势不了解不自信

  东北满族特色村镇规划令人不满意,可以说是记者采访到的几位专家学者的共识,但他们对于原因的探讨则略有不同。

  吉林建筑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副院长金雅庆基于自己参与多项城市规划设计的实践总结说,近年来,城市建设的速度越来越快,给了设计师巨大的发挥空间。可设计师大多根据自己的喜好或流行的潮流进行设计。有的求洋,“威尼斯小镇”“凯撒花园”,甚至大大小小的“白宫”,都出现在了城市里;有的打着突出中国元素的旗号,却把南方的古寨、牌楼搬到了东北,这些都让人哭笑不得。真正能够结合当地地域文化特色进行设计的并不多。当然,这也与一些城镇管理者对地域自身历史文化缺乏自信和不重视有关。有些奇葩设计并不是设计人员的创意,往往是出于管理者的盲目决策和个人口味。

  东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刘晓东则认为,特色村镇设计中出现的问题还在于对历史文化内涵没有充分的认识。他认为,近年来,在对满族历史文化的研究上,已经出现了一批重要成果,满族历史遗迹的考古发掘也有不少成果。如果把这些成果运用到城镇的规划设计上,将是设计者很好的灵感来源。满族特色村镇中的历史文化遗存不光需要静态保护,还可以成为活态文化展示的载体和落脚点。“目前的城镇规划设计,缺的不是创意,而是文化这个魂。现在一谈到东北的特色城镇建设,首先想到的就是怎么跟旅游结合起来,都围绕着长白山、冰雪旅游做文章,一提到满族特色,想到的就是旗袍、清宫戏,可除了这些,我们还能为城镇提供什么样的特色?”刘晓东说。

  特色村镇建设必须与文化的培育结合起来

  讨论至此,焦点就落在了人才的培养上。首先需要的就是一批城市规划设计人才——既有满族文化素养又懂设计的复合型创意设计人才,这也是此次吉林师范大学申报和承担国家艺术基金项目“东北地区特色历史文化名村名镇创意设计人才培养”的初衷和目的。课程由东北地域历史与文化、创意理论与方法、景观规划设计理论与应用三大模块构成,既要让学员们了解东北特色村镇历史与文化内涵,又要介绍满族文化创意元素识别和提取技巧,并进行城镇景观规划与本土景观规划创意设计的实地体验与实践。

  除了设计人才,更需要一大批了解民族文化、自觉进行历史文化保护与传承的城市管理者和社会、文化工作者。

  孙明说,东北地区满族文化资源虽不在少数,但多数处于濒危状态,要想在满族村镇建设中深入地利用满族文化,必须对这些濒危文化资源进行不同程度的抢救与保护。而在文化传承与保护中,除了加强对历史文化遗存实施保护性规划之外,更要通过景观规划设计实现满族村镇的创造性改造和创新性发展。同时,还要围绕满族村镇的历史与承载的文化内涵对人们进行宣传。“满族常住人口不仅是满族村镇的构成主体,而且还是满族文化的保护者与传承者。满族特色村镇建设除需整体面貌具备满族特征之外,村镇中的满族人口文化素质和意识也需要提升。这就需要各级政府在满族村镇各项建设中,更多地关注满族文化队伍建设,尤其是要保护满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加强满族历史与文化青年人才的培养。”

主办单位:辽宁省知识产权局 东北新闻网
版权所有:辽宁省知识产权局 东北新闻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辽B1.B2-2015011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21120170001

举报专区

辽公网安备21010202000026号 辽公网安备
21010202000026号

沈网警备案20040314号 沈网警备案
20040314号

用户可信赖无线产品 用户可信赖
无线产品

辽宁网警 辽宁网警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