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知识产权网  >  典型案例

儿童游戏机引发知识产权案

2018-01-12 10:49:00  来源:小康   

  咏声动漫在近几年法院公布的诉讼案卷中,共有976件,几乎难以发现被告是知识产权侵权的生产厂家。有专家称,如果企业不以动漫设计为公司主营收,不从源头打击侵权者,作为一家上市企业,这是一种极不正常的现象。

  “我怎么也想不到在婴童游泳馆里摆个小朋友玩的游戏机,也会惹来知识产权侵权官司。”广州番禺区某婴童游泳馆的负责人郑少波对《小康》记者说,他自己仅是一个消费者而已,即使买了假产品,知识产权所有者也应该起诉游戏机生产厂家,而自己也是受害者。

  起诉郑少波的是广东咏声动漫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咏声动漫),该公司此前是一家新三板上市企业,于2016年3月4日在新三板挂牌。公司完成了两轮股票发行,共计获得8500万元募集资金,主营动漫设计。咏声动漫法务部经理吴女士告诉《小康》记者,公司在全国各大城市成立和外包了十几个知识产权保护机构,每年却有超过1000件起诉知识产权侵权的诉讼,而绝大多数最后都以撤诉和解。“赔偿金额最少是5万元起。”

  《小康》记者在采访调查中发现,咏声动漫在近几年法院公布的诉讼案卷中,共有976件,几乎难以发现被告是知识产权侵权的生产厂家。“公司保护知识产权不想从根本上打击侵权者,专门针对小个体,难免有‘钓鱼’保护知识产权的嫌疑。”一位法律界的专家对记者说,如果企业不以动漫设计为公司主营收,不从源头打击侵权者,作为一家上市企业,这是一种极不正常的现象。

  购买一台儿童游戏机惹的祸

  小丫丫婴童游泳馆位于广州市番禺区的一知名小区内,该游泳馆主营业务是专业为0—5岁的儿童提供游泳、抚触、洗澡等服务。《小康》记者在游泳馆内看到,几百平米的室内被钢化玻璃划分为四个区域,各区域分别放有四小池,一个中池、一个大游泳池和前台,在前台区域摆放了一些专供小朋友玩的摇摇车、弹玻珠等游戏机。郑少波向记者介绍说,各个池分别是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小朋友提供服务,而这些游戏机主要是为了吸引小朋友、扩大人流量而设置的。

  令郑少波意想不到的是,正是这些儿童游戏机惹上了麻烦。2017年12月6日,他突然接到游泳馆的工作人员的电话,说法院的同志给他送达了一张传票。“我当时就疑惑,没做违法事情,怎么会有法院的传票呢?”当他看了法院传来的材料后,才知道是他的游戏机里有一台叫“猪猪钓鱼”的游戏机被咏声动漫告知识产权侵权,要求赔偿原告咏声动漫5万元。

  记者从郑少波提供的一张销售合同上看到,“猪猪钓鱼”是2017年2月8日从广州市嘟嘟糖动漫科技设备有限公司购买,价格是3500元。销售合同上显示,当时一同购买的还有激光打动物、警察抓小偷、双人射水等游戏机,共花了17500元。

  “我看到传票后就跟一个自称对方法律顾问的人取得联系,告诉他我仅是一个消费者,买了假产品也是受害者,是不是告错对象了?”郑少波和该法律顾问说,他们应该起诉游戏机生产厂家,而且如果他们撤诉的话,他还可以提供相关证据,配合咏声动漫一起打假保护知识产权。对方当时答应了,说要等他们取得有效证据后才可以撤诉,但近十天过去了,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郑少波认为,他们根本就不想去起诉生产厂家,而是专门起诉小个体,因为小个体侵权一般赔偿金额不大,小个体容易接受赔偿协商解决。《小康》记者查询法院官方资料后发现,郑少波所言情况基本相符。

  《小康》记者在天眼查APP上查询,仅2017年全年,咏声动漫就起诉知识产权侵权案件976件,其中大部分以和解赔偿结案。

  咏声动漫法务部工作人员告诉《小康》记者,公司与国内大部分省会城市律师事务所合作,一般由律师事务所在所属地搜集一些侵权商家的侵权线索,然后公司授权起诉,索要经济赔偿。

  咏声动漫公司法务部经理吴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在全国各地成立了十几个知产保护机构,每年都有超一千件这样的保护知产诉讼。”她说,这些机构大多数都是外包给专业人士、律师事务所,有些也是自己的工作人员提供线索。

  调解赔偿知识产权案

  2017年12月12日,郑少波来到位于广州大道北新达城广场27楼的咏声动漫公司办公室,准备和咏声动漫公司谈谈和解事宜。

  咏声动漫公司法务部秦万宝等三位工作人员接待了郑少波,对方让他提出解决方案。郑少波表示,他愿意提供所有的销售合同证据证明这个游戏机不是自己生产的,也可以带咏声公司的工作人员去生产厂家取证,配合咏声公司在法院出庭,希望对方撤诉。

  但咏声公司法务部负责人称,配合他们找生产厂家取证的话,赔偿价格可以优惠一点,但最少也是4.5万元。

  “我不是生产者,只是一个购买商品的终端消费者,全力配合他们都还要赔偿这么多,那何必浪费时间和他们去取证?”郑少波说,这次协商以失败告终。

  吴女士告诉《小康》记者,咏声动漫的维权依法依规,尽管小丫丫不是生产者,但也是以经营为目的,因此,对方依然可以是索赔对象。

  对此,郑少波解释称,游戏机摆放在游泳馆里并不是以经营为目的,而是为了扩大人流量,吸引小朋友来游泳消费。“游泳馆的房租每个月两三万元,五个工作人员工资,能靠这几毛钱一次的游戏机来维持吗?”郑少波说,他也支持打假,保护知识产权,鼓励消费使用正品,但是消费者毕竟情况各异,并非每一个消费者都有能力对每一件消费产品辨别真假,每个消费者能做到全力配合打假都已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当天下午,《小康》记者先后到了位于番禺区开达工业园和番禺区南村镇永宁大道东的广州市嘟嘟糖动漫科技设备有限公司销售门店和生产厂。在销售门店,摆放着各式各样待卖的游戏机器,而在生产车,数千平方米的工厂里更是摆满了数千台成品和半成品游戏机,有几个工人正在调试安装。广州市嘟嘟糖动漫科技设备有限公司负责人黄淑红向记者证实了郑少波争议产品确实是经她手卖给郑少波,也确认了销售合的真实性。

  郑少波对咏声动漫索赔5万元这个金额也有很大的疑问,“我买这台游戏机花了3500元,每天就几个小朋友玩,用了不到半年多时间,这5万元的赔偿金额是怎么算出来的?”吴女士说,他们也是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来定额,但具体根据什么,并没有说明。

  吴女士告诉《小康》记者,咏声动漫的维权是依法依规的,尽管小丫丫不是生产者,但也是以经营为目的,因此,对方依然可以是索赔对象。

  对此,郑少波解释称,游戏机摆放在游泳馆里并不是以经营为目的,而是为了扩大人流量,吸引小朋友来游泳消费。“我游泳馆的房租每个月两三万元,五个工作人员人资,能靠这几毛钱一次的游戏机来维持吗?”郑少波说,他也支持打假,保护知识产权,鼓励消费使用正品,但是消费者毕竟情况各异,并非每一个消费者都是有能力对每一件消费产品都可以辨别真假,每个消费者能做到全力配合打假都已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当天下午,《小康》记者先后到了位于番禺区开达工业园和番禺区南村镇永宁大道东的广州市嘟嘟糖动漫科技设备有限公司销售门店和生产厂。在销售门店,摆放着各式各样待卖的游戏机器,而在生产车,数千平方米的工厂里更是摆满了数千台成品和半成品游戏机,有几个工人正在调试安装。广州市嘟嘟糖动漫科技设备有限公司负责人黄淑红向记者证实了郑少波争议产品确实是经她手卖给郑少波,也确认了销售合的真实性。

  郑少波对咏声动漫索赔5万元这个金额也有很大的疑问,“我买这台游戏机花了3500元,每天就几个小朋友玩,用了不到半年多时间,这5万元的赔偿金额是怎么算出来的?”吴女士说,他们也是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来定额,但具体根据什么,并没有说明。

  国务院法制办2014年6月公布的《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和国家知识产权局2014年3月公布的《专利法修改草案(送审稿)》,前者第七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对于两次以上故意侵犯著作权或者相关权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前款计算的赔偿数额的二至三倍确定赔偿数额”,后者第六十五条第三款规定:“对于故意侵犯专利权的行为,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规模、损害后果等因素,将根据前两款所确定的赔偿数额提高至二到三倍”。郑少波认为,他在游泳馆内本身并不存在故意行为。

  “近几年,中国的知识产权发展迅速,成果颇丰。知识产权制度和规则不断完善,实施更加有效。”2017年12月13日-14日,WIPO中国办事处主任陈宏兵主任在由中国专利保护协会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联合主办的“中国知识产权高峰论坛暨中国优秀专利展会”上如是说。实际上,近年来我国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断加大,各地也纷纷成立知识产权法院(法庭),为知识生产者保驾护航。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全国专利行政执法办案总量达15411件,同比增长23.3%。

  上市公司也“碰瓷”?

  从咏声动漫官方信息显示,广东咏声动漫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86年,注册资本1000万元。是由文化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认定的国家级重点动漫企业。

  公司以文化创意为核心,以3D动漫技术为基础,以文化产业为驱动,拥有动漫创作与发行、品牌营销与商业授权、动漫人才培训与儿童乐学教育的全产业链运营能力,成功打造了“猪猪侠”、“逗逗迪迪”、“疯狂小糖”等一系列家喻户晓的原创动漫品牌。

  优质的动漫IP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自2014年开始,咏声公司围绕着“猪猪侠”等优质动漫IP建立了产业支点—玩具研发销售和日化用品研发销售。通过动漫与产业的结合,使动漫品牌在终端市场快速实现价值,公司的业绩快速增长。但是,公司目前大部分收入来源于“猪猪侠”这一知名动漫IP,“逗逗迪迪”和“疯狂小糖”两个动漫IP正在进行进一步的培育和市场推广,不断培育成功的动漫IP需要持续的创意和产业的协同,若公司未来没有培育新的可被市场接受的动漫IP或产业间协同不足,可能会导致公司业绩增长放缓。

  《小康》记者调查发现,咏声公司除了“猪猪侠”一款产品支撑市场外几乎没有其他叫得响的产品。在意识到“猪猪侠”的市场壁垒即将坍塌之际,咏声公司又铺开另两条战线——“迪迪逗逗爱冒险”和“疯狂小糖”,只是,缺乏核心竞争力的内容产品注定会在其平庸的市场沉没。

  据了解,《疯狂小糖》是部通过孩子的心灵观察世界、通过孩子的视点传递快乐的动画节目,其中还植入大量具有中国特色的场景和美食。据悉,此部动画是首部由儿童主导创作的动画作品,只是,令人倍感讽刺的是,这个首部由儿童创作的作品却被指抄袭《海绵宝宝》。有网友发帖表示,不仅人物设置相似、连具体的特征、性格都被指雷同。

  《疯狂小糖》从2013年7月19日第一部首播以来,到如今已播出两部,第三部暂时尚未公布播出时间。至于,被指涉嫌抄袭《海绵宝宝》一事,事实如何,当事人双方都未表态。

  另据咏声动漫2017年4月27日披露的2016年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年末,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乐视投资)持有咏声动漫股份210万股,占比5.34%,位居公司第五大股东。与此同时,咏声动漫全年与乐视的关联交易占比也超过了一成。受到乐视目前的经营情况影响,2017年8月7日,咏声公司从新三板摘牌,至今,咏声公司没有公开解释原因。

  2016年3月4日,咏声动漫的挂牌申请获得批准的公告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公告显示,咏声动漫当日公开转让,证券代码为:835994。公告显示,咏声动漫2013年度、2014年度、2015年1—6月营业收入分别为703.81万元、2836.03万元、3438.09万元;净利润分别为—30.47万元、527.71万元、624.47万元。

  按照吴女士所称,咏声动漫公司每年有类似郑少波所遭遇的小个体诉讼,最终都索赔5万元以上,咏声动漫公司仅在维权这一方面的业务营收将超过5000万一年。由此可见,该公司的维权收入占据了公司营收的绝大部分。“这也正好可以解释咏声动漫公司并不想真正打击侵权生产厂家,而故意让其将产品销售至全国各地,然后进行钓鱼式的知产维权的背后动机。”前述法律人士说。(记者郭煦)

  (文中当事人郑少波系化名)

主办单位:辽宁省知识产权局 东北新闻网
版权所有:辽宁省知识产权局 东北新闻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辽B-1-4-20100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60301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编号:(辽)字第00255号

举报专区

辽公网安备21010202000026号 辽公网安备
21010202000026号

沈网警备案20040314号 沈网警备案
20040314号

用户可信赖无线产品 用户可信赖
无线产品

辽宁网警 辽宁网警

可信网站